RSS|archives|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 Comment(-) | Trackback(-) | top↑ |

認輸什么的,我才不干呢!

2010.04.07 Wed
我用了三年的柴2終于也光榮被墻了。
然后我不打算再更換博客了,反正總有一天我肯定不用翻墻也能更新博客,看博客,用twitter和facebook的。
什么時候墻不好,非得在我過生日這一天。

回家的時候,半開玩笑地發牢騷說【感謝國家】結果被父上吼【日本人他媽的給你一口飯吃了嗎???你長這么大吃的是哪國飯???】

我突然表示很不能理解他們的頭腦結構。

我只想跟世界上其他人,當然,除了伊朗和北朝鮮這種地方,擁有同樣的網絡環境,而現在我只不過針對GFW這種東西發了發牢騷————如果我根本不愛這個國家,我也根本就不會浪費這種口舌去批評————然后就得到這種評論。

我對這個國家徹底失望了。

投胎是門技術活兒,如果只因為你投胎在這個國家你就要無條件地去愛它/就算它做了什么操蛋的事都得去愛它/然后無怨無悔地為這個國家你看不懂只有零道能看懂的未來貢獻你那微不足道的一輩子否則就是忘本,是賣國賊,我只能說這他媽的不是別的,是一種精神強奸。

簡單來說就是我愛耀君,但是我不愛耀君的上司零道。零道麻煩你不要以為強奸了耀君若干次就以為已經跟他結合為一體了可以有資本代表耀君發言了可以嗎。祖國君在哭呢。

下一步是鞏固下英語,當然不是為了給·零·道·當·翻·譯

然后能夠跳槽就去找個米國工作干活,攢錢讀個自己喜歡的專業,找個至少沒有厭惡感的工作,如果可能的話,找個自己喜歡的人一起生活。當然,這里【要一起生活】的含義是要與喜歡的人,而不是喜歡的人和他的爹媽和他的爺爺奶奶姥姥姥爺以及他的大伯二伯三伯以及大姨二姨三姨和他們的孩子們。如果暫時沒有喜歡的人,就自己養只貓,租個公寓,買輛破車,買把槍,挺好的。

真挺好的。

P.S. 我終于可以不用提心吊膽地防備關鍵詞,以防安全局叔叔找我喝茶了。能隨意破口大罵的感覺真好。
P.S.P.S. 為證明以上那點,特地打出=>FUCK THE GFW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官方消息。 | Comment(0) | Trackback(0) | top↑ |

干枯得直掉渣。

2009.10.07 Wed
昨日出门有件事让我再也无法逃避自己本质的干枯。

昨日与一群人擦身而过,无意中听到其中一人说“丫急缺一个B操”

我当时第一反应不是“哇靠真直接”或者“不错,有前途”而是“啊,宾语前置”

……………………!?????

=========================

靠得越近就越想逃跑。

虽然这样做自我厌恶的程度会大幅度上升,但是任由事态发展更可怕。

拜托了,给我一点一个人的时间和空间吧,这样下去连汁都会挤不出来的。

=========================

附录: 分裂人格诊断
(摘自《直面内心的恐惧——分裂、忧郁、强迫、歇斯底里四大人格心理分析》,()弗里兹·李曼著,山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二版)

第一章-把自己藏起来:分裂人格诊断

这一章我们要从恐惧和基本动力两个层面进行观察,来探讨害怕付出、有“自转”倾向的病态人格——这种人过度地把自己隐藏起来,过度地划定自我的界线。心理学上我们称之为人格分裂。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当别人把我们的名字弄错时,我们会有多么不高兴;没有人被叫错了名字还兴高采烈。显而易见,我们把属于个人的东西例如姓名,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我”当然和千千万万的别人不一样,但是“我”同时是某个团体中的一分子或共同体;这跟我们按照自己的好恶过日子,建立亲密的伴侣关系,与他人产生互动以及负责任一样,途径虽殊,但不造成冲突。如果有一个人省略了为别人付出的那一面,把自己完全藏起来,结果会怎么样呢?

人格分裂的人费尽心思独立生活,尽可能自给自足。他不依赖任何人,不需要任何人,尤其重要的是,不需要为任何人负责。因此,他远离人群,他需要这种距离,不让别人有亲近的机会,只开放一点点缝隙。一旦距离被跨越,他的感受如同生存空间遭到侵犯,独立自主遭受危害,他不再完好如初,于是很粗暴地反抗。害怕别人亲近,这是他典型的恐惧。但事实上,他不可能把所有人都排拒在外,于是他只好四下搜寻保护措施,以便自己能躲在其中,避开一切。

对他而言,绝对要避免人与人之间的接触,绝不容许与人有亲密的关系。不论与人邂逅,还是认识未来的配偶,都会让他左右为难,于是,他只好把人际关系通通公事化。不得不与人相处时,处于团体或小组之中最让他感到自在,因为他可以隐姓埋名,基于共同利益的名义归属于某个社团。在他看来,上上之策就是戴着一顶童话中的魔帽,终其一生隐形地躲在帽子下,像不记名投票一样与别人共同生活;身在其中,却不必有所付出。

这类人若即若离、矜持、遥不可及,别人很难和他们攀谈。他们似乎没有个人色彩,甚至有些冷漠。形诸于外的他们,古怪、奇特,对人、事、物的反应很令人费解。认识经年,我们却不了解真正的他;今天与他相谈甚欢,明天看到他时,却好像没那回事。是的,我们越是靠近,他就越可能拂袖离去。他不贴心,经常没来由地发怒或露出敌意,让我们深觉受挫、受伤。

出于害怕,人格分裂的人闪躲我们的亲近,不肯回馈朋友的情谊,这使得他们越来越孤单寂寞;尤其是当别人有意接近,或是他们有意亲近某人时,都会令他陷入害怕的情境。随着交往更进一步而产生好感,觉得对方迷人,产生亲密行为,以及表露情爱,对他而言都极其危险。这足以解释为什么他往往在重要时刻不见踪影,态度转为敌对、峻拒;或者突然把自己关起来,切断联系,躲在自己的世界里,让大家遍寻不着。

横亘在他与周遭环境之间的,是一道联系上的鸿沟,沟渠一年比一年宽,他也变得越来越与世隔绝。这引起一连串的问题:他因缺乏经验,不甚了解别人的世界,以至于在人群之中时常没有安全感。别人到底怎么回事,他永远无法正确得知,因为唯有密切相处,而且彼此欣赏喜欢,人们才能累积出与人交往的心得;而他对亲密接触非常排拒,只好靠着猜想臆测来调整人际关系的方针,总是处于惴惴不安中,不晓得自己给别人的印象和观感。以至于自己的举手投足,是否与事实相符,是幻想或投影,或者属实?他都没有把握。

让我们借用舒兹汉克(Schultz-Hencke)形容分裂人格的一个图像,来说明他们所处的世界。你我应该都有过这样的经验:坐在火车站的一列车厢里,旁边的铁轨上也停着一列火车,火车开动时很缓慢,几乎感觉不到震动或摇晃,一时之间肉眼很难判断,究竟哪列火车在缓缓开动?直到我们能够确定自己的火车还停留在原处,而旁边铁轨上的火车持续向前行驶时,或者二者相反,才明白过来。

这幅画面很恰当地表达了人格分裂者的内心世界:他永远不能确切地明白,是否一般人面临同样情境时,不安全感也会如此一拳打过来;他的感觉、知觉、想法与想象,是否仅为一人所有,抑或大家皆然?由于他的人际往来可有可无,在人群中往往茫然不知所措,自己的经验与印象游移在怀疑的边界,不清楚自己的判断是出于事实,还是出于胡思乱想。“别人看我的眼光究竟充满嘲讽呢,还是我又乱想了?”“今天上司对我特别冷淡,他不满意我什么,他平常不会这样的,还是我多心了?”“我是否引人侧目,哪里不对劲儿,难道我搞错了,要不然别人干嘛这样瞅着我?”

这种不安全感会使人猜疑、病态地对号入座,风马牛不相及地臆想以及知觉混淆,以至于内心与外在都是非不分;但人格分裂者不认为他是非不分,因为他把自己的投影视为真实情况。当他因欠缺与别人的密切关系,无从改善心中的不安,而导致这种忧惧演变成经常性的心理状况时,不难想象这会多折腾他,引起他多么焦虑。想找人倾诉自己的不安与恐惧,但他一向欠缺值得信赖的朋友,不被人了解,而被人讥笑,甚至被视为疯子,想到这些他必定坐立难安。

(下略)


Category:官方消息。 | Comment(0) | Trackback(0)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