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archives|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 Comment(-) | Trackback(-) | top↑ |

每日崩坏

2009.10.06 Tue
hyathins.jpg

毁坏蘑形象,毁坏得可开心了。

『如果我说,把一棵柴竖在地上天天浇水,它也能长成棵树什么的,你信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Yuell | Comment(0) | Trackback(0) | top↑ |

请叫我不务正业君

2009.08.13 Thu
为何……我……一开始做指定题目……就这么地,如此地,没有干劲呢【趴

这是诅咒吧,仙女座人的诅咒|||||

-----------------

开个头先

------------------

『我很好,兔头绳也很好。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似乎又在打算恶整什么人。啊,我想问您的就是……』

发的男人左手拿着羽毛笔,略蹙着眉头将它在墨水瓶里顿了顿,随即舒展了柔和的笑容,笔尖在纸张上划出一行行略微向左倾斜的独特笔迹。

======================

A1 『敬启者』

亲爱的费尔纳医师:

您好,很抱歉隔了数日才给您回信。这样的书信交流于我十分新鲜,然而在下最近公务繁忙,数天脱不开身的状况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因此信件往来对我们双方似乎都很方便。关于您在上封信当中询问的问题……啊,不小心又带出公事公办的语气了,不好意思。弗尼医师,拉蒂尔君这两天在你那边……没有给你添什么大麻烦吧?

上次您随信送来的铃兰种子已经种下了,不过最近都还没有破土出芽的预兆,我猜想这种花大概也是急不得的。不过以前也有过种下一片香石竹,结果只开出一朵蒲公英的先例,所以我打算明天再去浇上一点水。

稍微有点跑题了。您上次向我提问『最不擅长的事情是什么』,我用了点时间考虑了一下,回答似乎是……

======================

A2 『梦想』

走廊里传来“咣当”的巨响,接着就是男性迷迷糊糊咕哝着咒骂的声音。因为已经是深夜了,这声巨响显得格外空旷。听起来似乎应该是哪个士官贪凉开着宿舍门休息,结果被穿堂风摔上门的声音吓了一跳。维恩·克雷泽摇了摇头,起身走到窗前合上了窗子。尽管已经是夏末了,白露之都著名的雷雨季节仍是威力不减,窗外突然猛烈起来的夏风和空气中湿润的泥土味道都在预告着一场大雨即将来临。发军官再次提起笔的时候,雨点已经开始打在窗页上,频率像是有人在敲窗子,随后变得越来越密集。

这是一间不小的房间,然而却因家具摆设太少而显得空空荡荡的。或者说,能称得上是家具的东西,就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低矮的衣橱和一套桌椅而已。门边的墙角分开竖着两套铠甲和一个武器架,除去地上铺的半旧绒毯,它们算得上是屋子里唯一精心保养过的部分。房间的主人坐在桌前,就着烛台的灯光对着信纸陷入了貌似走神的沉思,或是貌似沉思的走神当中。

“维恩!专心点!一心不能二用!”

灰白色头发的男子把木剑用力敲在男孩子的头上,托这一下的福,走神的小家伙终于清醒了过来。

“咦?……师父?”

“唔唔……真是气人,没听到我说的吗,如果对方这样斜砍过来,格挡之后要用刺的,用刺的!”

【TBC】[TBC你个头啊]

Category:Yuell | Comment(0) | Trackback(0)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