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archives|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 Comment(-) | Trackback(-) | top↑ |

仕置

2007.04.19 Thu
神說,有愛,就要有本。
神還說,愛是先於靈感噴發的。

Lain子說,我們來合本吧。
Lain子說,做的到的事情,就要做。

……所以我要噴發。

T O A
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TOA感覺六題]


[聽 覺]

他在暗中聽到她的歌聲,一時間讓他產生眼前有無數雪白發光的碎片盤旋著向上飛升的錯覺。

Tear在歌唱。

她用鮮為人知的語言詠唱著可以輕易令人落淚的旋律,而他偶爾能從整段旋律中分辨出一般戰鬥時從她雙唇中吐出的某段譜歌。

……就這麼一直聽下去吧,不管這是哪兒,是哪里都好。Luke索性坐了下來,抱住雙腿把額頭靠在膝蓋上。他沒有發覺自己正本能地把身體蜷縮成一團,如同嬰孩在羊水中的姿勢。

觸眼所及是一片暗,只有他自身散發著淡淡的光暈——

[只看得見自己]的世界。既然如此,睜著眼睛和閉著眼睛也根本沒什麼區別。他剛想閉上眼睛,把感官全部集中在聽覺神經上的時候,歌聲卻戛然而止。

[Luke。]

Tear在叫他。然而為什麼要叫醒他?又為什麼要用這麼悲傷的語調?

請,讓我,就這樣睡下去吧。Luke不出聲地祈求著。

[我在。]

另一個聲音答道。是自己的聲音沒錯,卻沉穩得給人完全陌生的感覺。

啊啊,對了,他根本就不是[Luke]。

有Tear的聲音傳過來,他分不清那是嘲弄的嗤笑抑或是無奈的歎息,當他想要確認而張開眼的時候,四周仍然是一片暗。

聲音帶著濃重的混響和尾音由四面八方直接傳到腦中,他沒有費力去堵住耳朵,因為他知道那根本沒用。唯一值得慶倖的是,那些明顯帶著指責口吻的語言,到了他這裏都被簡化成了單純的[聲音],複數的嘈雜[聲音]令得他居然無法理解這本當是母語的語言。

他安靜地坐在那裏,耐心等待著這些[聲音]的消逝。[聲音]緩慢地減弱了下去,最後是Tear的聲音與自己的聲音,似乎在熱烈地討論著些什麼,然而他聽不懂。

[…………譜歌……琉璃的……天使之羽……時……光…………創造……]

[——初夏的雷雲、秩序、日蝕、迴圈、被稱為真實的東西——]

四周突然變得十分安靜。

有柔和的旋律慢慢地響了起來,由遠而近,不知是什麼樂器的音響;然而他稍微仔細去分辨的話,立刻又變得遙不可及。待到好一陣子之後,音量才稍微趨於穩定。

Tear的聲音合著旋律唱起了剛才的歌曲,過了一會,有年輕男子的聲音也加入了進來。兩個音部互相縈結著,纏繞著,有時相差四個音階以上,有時卻幾乎融為一體。某一個有[觸及心底力量的]樂句迴圈了六次,令對音樂一竅不通的他也萌生了張口詠唱的衝動。

然而他根本就不會唱歌。在這種衝動從他身後伸出無數隻手臂,揪住他拖在背後的純白衣物下擺,抓住他披散下來的火焰顏色長髮的時候,他悲哀地認識到了這一點。而他能夠做到的,只是把臉更深地埋進臂窩裏。

犯下了罪行。

犯下了一輩子都無法償還的罪行。

心跳聲變得大了起來,仿佛身體裏同時存在許多個心臟,每一個都想要衝破耳膜跳到外面去。他緊抓著胸口,努力調勻呼吸的節奏想要令它更和緩一些,以免打擾到遠處縹緲而不可捉摸的二重唱。

但是,晚了。歌唱的聲音減弱到幾不可聞的程度,隨後歸於一片寂靜。他長長地歎了一口氣,Tear和[真正的Luke]的詠歎調,怕是再也沒機會聽到了吧。

[你要睡到什麼時候?Luke。]

是Guy的聲音,此刻只是在變本加地提醒他離過去的生活已經遠到連回憶都是一種奢望的地步。然而之後Guy的聲音變得憤怒起來:

[對,你是真正的Luke沒錯,不過我這麼多年來的好友,是那傢伙,而不是你。]

…………

然後母親帶著笑意的聲音貼著耳邊響起:

[Luke,小懶蟲……快起來了。]

他反射性地回頭,觸眼所及仍然是厚重的暗。

之後是Mieu帶著哭腔的聲音:

[主人大人………………]

吵死了,不要管我讓我就這麼睡下去吧。

[那可不行。]

Tear嚴的聲音響了起來,

[醒過來!你到底要為你的任性付出多大代價才滿意?]

他本能地將身體蜷縮得更緊。Van老師……他聽到自己在意識的最深處囁嚅著,然而回答他的是Van輕蔑而覺得什麼東西很可笑一樣的語氣:

[愚蠢的複製品Luke。]

夠了,夠了。明白最後一絲得到溫暖的可能性也被切斷之後,他乾脆拒絕去聽所有的聲音。一段時間之後,周圍徹底靜了下來。

反正睜開眼睛也是充滿視野的暗,豎起耳朵能聽到的也只有自己的呼吸而已。

然後他被風鈴的聲音所迷惑了。

數千個水晶碎片所串成的風鈴,接連不斷地吐出單個的細碎音符。透明的音符無視於他的拼命拒絕,排著隊鑽進他捂著的耳朵。

有腳步聲摻雜在風鈴的聲音當中,由遠而近。他被一隻有力的手從坐著的地方硬拽了起來,隨後被毫不留情地揪住了衣領。

[廢物,快醒醒。]

他稍微張開新葉顏色的雙眼,又馬上緊閉了起來——灑滿四周的純白光線讓它們疼痛不已。光的來源粗暴地拉開他遮住眼睛的手臂:

[膽小鬼,你在怕什麼?]

每個人……所有人……大家……

[哈!’所有人’裏不應該包括我吧?]

Asch?

[是我沒錯。]

Asch拍著仍然不敢張開眼睛的Luke的臉頰。

[你如果怕我的話,就是在害怕自己。]

我……害怕……自己……?

[所以,我說,你就跟到這裏吧。回去——回你該去的地方,現在!]

風鈴的聲音驟然大了起來。

Luke在床上睜開了眼睛,一身冷汗。

相對于王都而言,裝飾風格迥然不同的房間,然而,是個普通的房間。

他仍然能夠聽到Tear歌唱的聲音。走到陽臺上,就能夠看到那個花壇,滿是在暗中微微發光的白色花朵,而Tear站在那中間。

有地底的風從回廊撲面而來,卷著發光的雪白花瓣,成為一條光柱向著天頂那未知的暗盤旋而上。

Fin
Category:雑文板 | Comment(1) | Trackback(0) | top↑ |
<<跳樓 | HOME | 塗鴉>>

爱你哦;_;
- | lain | URL | 2007.04.23(Mon) 01:55:46 | [EDIT] | top↑ |

name
title
mail
url

[     ]
Trackback URL
http://crimsonversus.blog93.fc2.com/tb.php/13-875cf739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