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archives|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 Comment(-) | Trackback(-) | top↑ |

填坑

2007.05.07 Mon
Trading card mode

越前家的若若 自戒の束缚
黒崎 幽 反逆する自我
双鱼狂骨 お兄ちゃんとー緒に
binofish 微笑みの洗礼
雅思明 破れし月輪
萤火 No more lose.
杨一 焼き尽くす蒼炎
miniluv 愛すべきひととき
鬼罗 拮抗する精神
quroro ネコネコパンチ!
cyjoe 旋律の探求者
七日夜の北牧 薔薇の字
大豆王道 安らぎの刻
苔藓珊瑚 止まらね决意
西北偏东 思い出の影
火萤 約束の断罪

見夢海上[go!]

第1講 連PS的調色板用不好的話,是不可以用PT的喲v


他分配到的家庭是兄弟姊妹一应俱全的大家庭。他排老三,不多不少,正好中间。

流魂六十三区东是好地方。适合种柑橘柚子一类的东西。

“我忘记自己是怎么死的了。”

有一次他叼着丸子的竹签对川蝉说。大哥放下满是JQ的流魂日报笑了笑:

“不是说跟我时间差得不远吗。”

看不见的眼望向他那边。大哥卒于山崎•天王山之战,享年27岁。

“……大概是睡眠不足困死的。”

---------------------------------------------

他在衣料店帮工的时候,常记得架子上满铺着一排排的田野,在冬日里怒放着大团绚丽的花朵。

他穿着襟上缀有小扇纹的长衣,向店主的欧巴桑打招呼说要去采购,大概几天后才回来。看店的两个小姑娘抓着他的衣襟央求他买藤球和金米糖,他一一点头应下。

往外就是六十区,再走三个街区就到染料的铺子,可以买到据说连天空都可以染成火色的绯色染料。

……会不会碰到兄上呢。

又或者是母亲?最后一次见,是在哪里已经记不得了。就是这么悠长的时间。

吐出一缕缓慢飘散的烟雾,素不离身的长烟袋里有火红的余烬突然跳动了一下,在初雪刚过的街道上洒下几点火星。

他踏上了那条熟悉的宽阔街道。

-------------------------------------------

他的大姐跟一众游女相谈甚欢,他被拉来作垫背的。

-------------------------------------------

他伙同熟人的染店老板去花街喝酒解闷。

-------------------------------------------

Q:第一次见面的情况是?

“——啊?哦,问那个时候啊……哎呀……总之下手下得不轻就是了。”

“我不太想说了,总之都怪我旁边的这家伙。”

------------------------------------------

“就是那个!!”

崎分家次子,单名幽,年二十有余三十未满,栗发半长,凤眼,眼神年龄是真实年龄再加十,喜烟酒。

平日无拘束,无小节,好美色,喜与年长者攀谈。倾奇倾向有,因而在纹绘上有大才。

家有母及兄长一人,多年未得见,闻素交恶。

虽时有放浪,仍为五十九区第一好男人不二人选。

某家妓馆临街的拉门大敞着,十余游女在其中谈笑;被埋没在花饰锦衣当中的一簇红色被他一眼相中——当然这次很难得不是字面上的意思。

他新作的金桂纹底色非此色莫属。他旁边的老板擅长用花草汁,根浆,朱砂甚至虫血调制绯染,只要指出相应的颜色即可。然,幽连自己的手指都咬破来看了,颜色却总是不满意。

于是谁知道是哪个路过的八百万天神之一开了眼,在这灯红酒绿之地指给他一条明路,不,一抹明色——

“啊啊!明白了。妈妈桑——能不能请那位红头发的小姐出——”

染坊老板话说到一半,全员定格。

“……有~~种。”

脑后本就已经暴满青筋的某人,一只胳膊揣在长濡绊开到腰间的领口里,咬着后槽牙斜着典型道老大的眼神从那一群石化的莺燕当中站了起来。全然无视背后大姐“阿萤加油!”这一类惟恐天下不乱的助威,月下家的次子以将近五尺四寸的身高成功地把矮小的染坊老板笼罩在自己制造的阴影当中。

“喂,欧吉桑,你刚才说啥来的?俺样好象耳朵不好没听清哈,给我再说一遍。”

顺带一提,月下家红发不肖子名萤火,家传绿瞳,年二十有二,今大和抚子万年寻觅中。

此子非生而好斗之徒,然性情怪异,冷热不定。听闻朝时若见,多为魂未附体之痴态;其真伪不得而知。

尝殴该区地痞A,B,C,D,E皆至四分之三死。自此之后,登徒子之流莫不走避。

能为雅乐,尤精弦类,但几无喜好。

就算是六十三区东的头号流氓。

也算在当地小有名气吧,浪荡子快要拧到一起的眉头已经足以震慑染坊老板到两腿发软。正当他挤了半天挤不出一个我字的时候,旁边一向笑得没心没肺的纹样师又往火上加了一锅油:

“就这么不给面子吗?一起喝一杯,听我的。”

火光四射。

右直拳!

染坊老板Down!数秒!

“哎?出什么事了……吗?”

螺旋上勾拳!

哦哦哦崎选手飞出去了!他飞出去了!他划出漂亮的抛物线轨迹直接飞出了擂台!裁判判定他已无法继续战斗!胜者是月下家的老三!

…………

---------------------------------------

“就这样?”

“就这样。”

----------------------------------------

Q:然后的事呢?

“然后?………………”

“然后?呵呵呵。”

------------------------------------------

崎家的幽承认自己那天虽然滴酒未沾但是大脑大概处在喝高了的阶段一。他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稍微摸了一下承受了直接撞击的鼻梁;在确认了它仍然是笔直的之后,纹样师嘴角一咧再次扯出那种没心没肺的坏笑,只不过这次雪白的犬齿在微笑里闪出了危险的光泽。

“好样的,小姐。长这么大我打架好象还没吃过亏。”

“你眼睛跟那个欧吉桑一样脱窗了吗!?”

萤火竖起一根暴着青筋的中指。旁观的人群开始多了起来,毕竟在花街干架就跟吃饭喝酒干那档子事一样,都是生活的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组成部分。不过两位当事人显然没有那么好的兴致给大家取乐。

“都给我滚!有什么好看的!?”

怒吼之后浪荡子突然觉得很窝囊。自己干吗要生这么大的气?因为对面这看来就吊儿郎当的男人?还是因为盯着自己和对方一直阴笑(?)的大姐?而且这种台词简直象个漫画里例牌的反面傻瓜。

越想就越讨厌自己。不能再继续想下去了,回家睡觉。

幽刚缠起袖口做好大干一场的准备却意外地发现对方原本紧锁的眉头在跳了几下之后恢复了正常角度。他大惑不解地看着对方抓了几下乱糟糟的长发,半眯着眼睛瞥了自己一眼,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人。

周围一时间一片寂静,所有人看上去都是一张愕然的面孔,在许多个囧字中间,只有一个发的女人笑得象只狐狸。

崎家的幽,在这天晚上一跃成为六十三区的知名人物,光用眼神就能让号称打架王的某人退却的强者,地痞中的地痞,流氓中的流氓。

接踵而来的就是无尽的麻烦。

[つづく]
Category:雑文板 | Comment(1) | Trackback(0) | top↑ |
<<見夢海上[double] | HOME | 人物設定等等>>

唉唉唉?
这些都是什么呀呼唤中文翻译呀可恶!
那么看到就知道会很萌呀~
亲爱的,干巴爹!!!>///<
i.R5q8aM | bino | URL | 2007.05.09(Wed) 20:56:02 | [EDIT] | top↑ |

name
title
mail
url

[     ]
Trackback URL
http://crimsonversus.blog93.fc2.com/tb.php/17-29b9553a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