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archives|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 Comment(-) | Trackback(-) | top↑ |

見夢海上[double]

2007.05.07 Mon
第2講 爬牆社團什麼的,在真央已經存在好幾個世紀了不是麼

“……祖父大人,雖然您這麼說,我已經感覺不到自己的膝蓋了。”

在接近三個小時正坐的京樂家分家的茶會之後,binofish在回家的路上如此抱怨著。然而他身邊裝有果糖少女芯子的祖父只說了“那就努力向前挪動吧”而已,於是binofish只好繼續這種木頭人一般的行走動作。

“你聽見浮竹家的小姐剛才說什麼了嗎?”miniluv突然問。

“剛才是什麼時候?”

“在你像撕咬殺父仇人一樣咀嚼鹽味點心的時候。”

“恕我直言,您的兒子我的父上不僅仍然健在而且正值青春年少。”

遠在三番資料室的楊一突然打了個噴嚏。

“比喻啦,比喻。話說這麼正直的吐槽不應該從你嘴裏說出來吧乖孫你的創意難道被火烈鳥吃了嗎?”

“我拿去喂過它,它不吃。”

“……”

“…………”

“……跑題了。”

“跑題了……。”

“浮竹小姐說你讓她想起一個人。”

“誰?”

“前前前任五番隊隊長,藍染惣右介。”

“……誰?”

“FSA藏書室自己翻去。”

“……啊!我記得了!‘會三段大變身的腹總攻’。”

“Nice!不愧是我的孫子。”萬年少女的三番隊長輕拍了一下雙手,“這個故事教育我們,眼鏡這個道具不僅是腹必備同時也讓人受氣倍這東西有其兩面性要統一全面地來看問題……哦小b你的的瞬步又進步了。”

binofish蹲在道路一側潔白的高牆牆頭,不安地俯視著miniluv。

“給我下來,爺爺知道你的爬牆水準已經達到免許級別了。”

小正魂的刀鞘完全沒有任何預兆地襲擊了眼鏡青年的腳底。binofish倒栽下去的時候歎了口氣,無奈地仰望著淨靈廷萬里無雲的藍天。

一聲悶響。

-------------------------------

那個時候崎幽的頭髮只能勉強束起。

那個時候越前家的若若偶爾還會面無表情地講令人凍結的冷笑話。

那個時候螢火還留著及腰的紅色辮子。

那個時候binofish的眼鏡仍然是文藝氣息濃厚的銀絲眼鏡。

那個時候雙魚狂骨還不知道節操依然存在。

那個時候雅思明如同以往一樣地嚮往著十三番的水榭。

-------------------------------

binofish, 男,眼鏡,高五尺四寸六分,其人熱血而生性好靜。生於三番世家,時未入護廷番而有斬魄之刃,能為始解,人皆奇之。

或言其不可近,然此人實妹控也。有祖父,父,母,其母常年居於流魂;有妹二人,愛甚。

擅於鬼道,其靈力而不威。淨靈有大權名女協,b自幼受其陶,能以一道而服之眾。

不用懷疑,這位眼鏡仁兄就是出生時含著銀湯勺的名家子弟,現在正攤平在路面上與自己的祖父大人對視。

“偶爾回去看看你母上吧。”

miniluv一甩顏色燦爛的頭髮,手背在後面哼著歌兒蹦蹦跳跳地走了,剩下努力爬起來的binofish一個人感歎著這背影裝得幾少女。話剛出口背後就感到一陣涼意,於是他看看頭頂,確定四下無人,把剛才對話框裏的那個裝字掏了出來,塞入口中嚼嚼咽了回去。有點脆,但總比還放在那強。

三十三區不是一個近處,然而說遠其實也不太遠。說起來母上應該放寒假了吧?

binofish決定今天就去越前家拜訪。

-------------------------------

把煩惱加熱隔水沸騰,緩慢摻入回憶,加入一匙半憂愁和哀傷的混合物均勻攪拌,成品倒入時間的模子冷卻至冬至,剩下的糖漿浸入吉良洋果子店最甜美的毒藥海綿蛋糕底。な、你要给这款新品取什么名字?

-------------------------------

哦你說阿若啊那可是很受歡迎的好姑娘啊。要不是我家侄子死得早……洋果子店看店的歐巴桑這麼說。

binofish臉上帶著滴水不露的明朗微笑接過蛋糕盒子心想連自己老公都拴不住的YW侄子還想介紹給母上,趁早省了吧。

一路瞬步過來並非他的本願但是他實在不想借助於志波家的野豬。那東西快則快矣然則安全係數根本就是負的,特別是當他暈暈乎乎地從豬身上摔下去之後發現那頭豬一臉欠抽的歪笑嚼著他草鞋的鞋帶的時候。不要以為明年是你當家我就不敢吃你啊,蠢豬。小聲地咒駡之後binofish再次因為自己過於正直的吐槽方式蹲在牆角線不已。

揮手掃掉頭頂不愉快的回憶畫面,binofish敲響了越前宅的大門。寫著越前兩字的門牌隨著敲擊的節奏晃動了幾下,終究歸於寂靜。

“……”

難道不在家?binofish正準備繞去角門的時候,從牆內傳來了熟悉的沒有感情起伏的聲音。

“兒啊,回淨靈一月連爬牆都不會了嗎,為母的真是好傷心啊。”

“母上您身為風紀委員不應該鼓勵爬牆吧?而且與其有這種吐槽別人的時間何不把門打開讓我進去?”

“不好意思,我剛剛用消毒水擦過門閂,在它完全晾乾之前不想動它。”

“……那個,我帶著蛋糕。爬牆的話實在有點……”

那邊沉默了一會兒,沉重的木門隨即開啟:

“我也正好想喝一杯茶呢。”

…………母上大人您到底在COS誰啊?binofish在心裏悲鳴。

-------------------------------

“請。”

“謝謝您。”

binofish感覺腿離廢掉已經不遠了。自白天的三個小時之後又是這傍晚的兩個小時,他甚至可以聽到自己小腿上的神經正在發出咯吱咯吱的哀鳴。

他早該知道如自己母上般的完美主義者怎可能允許有人在喝茶的時候坐姿隨便。binofish忍住抽筋的笑容雙手接過紅紋的茶碗,分三口喝完之後用拇指抹了抹杯邊,恭恭敬敬地遞了回去。

“非常美味。”

若若放下茶碗,整理了一下自己蘇芳色的小紋,撫子花紋樣的下擺在地板上優雅地鋪散開來;binofish卻沒有太多情去欣賞母上嫺靜的神態,他現在全副精神都放在自己因為麻痹過頭而開始刺痛的腳趾上。正當他偷偷按揉著腳跟的時候,越前家的當主看似無心丟下的一句話卻讓他幾乎驚跳起來。

“你也差不多該準備考試了。”

“什,什麼考試?”

“十三隊的入隊考試。”

binofish艱難地咽下一口口水,早不來晚不來,終於還是躲不掉了麼。而窩在靈學院已達半世紀之久的上級院生好似看穿他在想什麼一樣將嚴的目光投向對面。

“不許說不要。小雅也會一起參加,你得照顧她。”

夕陽的光線從紙門投射進來,照得binofish耳根有些發燙。入隊考試這東西躲是可以躲掉沒問題,可是小雅…………

標準的好哥哥陷入了兩難的境地,全然沒發現自己的母上在袖口底下偷偷打出的V字手勢。

“安啦,流魂街直升的隊員每年都只有一兩個。”

“可是很危險啊!!那幫五十區以外的傢伙,有刀的概率大於千分之三點三二呢!有不良記錄的占大多數!!而且………………啊啊啊小雅啊……”binofish已經開始為自己比較年長的妹妹煩惱了。

“又是你父親那裏的數據……”若若輕扶著額頭歎了口氣,“動不動就資料資料的,這孩子到底像誰啊?”

誠如越前家當主所言,每年新年之際舉行的護廷十三番入隊儀不僅是真央各位優秀學生努力的目標,而且規則上允許流魂街各區具有靈力的普通魂魄參加。考試並非一般學校教育式的鬼道,白打,歷史,技術理論為主的綜合科目考試,而是硬碰硬的實戰。儘管入隊儀只是選拔性質的淘汰制考試,每年在這種類似武鬥會的擂臺上仍然有不少人重傷。唯一可以令人安心的就是托四番的福,近四十年來尚未有任何一名死者出現。被稱為“合法的新年武鬥大會”的考試擂臺,一直是許多期望一步登天的普通魂魄的願望——當然,想要參觀的人必須忍受得了淨靈廷內沉悶的複合性質靈壓才行。

而我們的眼鏡兄算上今年已經光榮地邁進了逃避考試的第六年。理由:人太多,太吵了。完全無視已經成為席官的父親與身為隊長的祖父殷切的期望,這個人從真央畢業以後就閃去流魂十七街沒了人影。然而風水輪流轉,逃得過初一逃不過十五……

若若將茶具收進木盒準備清洗,離開前瞥了一眼已經石化的兒子,再次丟下重磅級的言語炸彈:

“對了,雙兒也是今年畢業……吧?”

越前家的大宅裏,什麼東西開裂的聲音傳了出來,然後是一個青年男子的慘叫。

“……佛祖啊!耶酥啊!聖母瑪利亞啊!!山本爺爺啊!!……老天不公啊!!!”


[つづく]
Category:雑文板 | Comment(0) | Trackback(0) | top↑ |
<<見夢海上[Triple] | HOME | 填坑>>
name
title
mail
url

[     ]
Trackback URL
http://crimsonversus.blog93.fc2.com/tb.php/18-f6744e9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