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archives|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 Comment(-) | Trackback(-) | top↑ |

見夢海上[Triple]

2007.05.07 Mon
五一幹掉的東西
少年陰陽師
安倍野橋魔法商店街
地獄少女

五一本來想幹掉但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東西
銀英[………………]
妖奇士
伊呂波歌

五一最囧的東西
鋼鐵三國志[……。]

五一掙紮中求生存的東西
君想之聲

五一之前就開頭但是之後還是未能玩上的東西
漫步之速

五一入手的東西
NDSL資金

五一一直在努力的東西
麻痹

五一期待的東西
TW

第3講 先伸手從對方臉上抹掉飯粒吃下去的,一概都是攻

--------------------------------------------------

Q:當時想到會有今天這樣的結果了嗎?

“沒有。”

“…………沒有。”

“你那個奇妙的省略是什麼意思!?”

--------------------------------------------------

幽沒想到事隔半天之後還能再次見到那抹忘不掉的紅色。在打發走第十一個死活要當他小弟的地痞並且處理掉第三十個專程來沒事找事或者要求單挑的流氓之後,幽在染坊門口的茶館坐了下來,因為這些無端加的麻煩而大歎了一口氣。

看店的小姑娘屬於清純型LOLI,崎家的次子卻因為[精神上的]疲勞今天難得失去了搭訕的欲望。

然後他就看見了這一切麻煩的罪魁禍首,手裏上下拋著兩枚環幣踱步過來,看起來似乎是在一邊走路一邊發呆,眼神幾乎是死的,根本沒動過。

“團子……”

“請稍等!”

茶店姑娘興沖沖地進屋準備,幽用0口0表情看著對方沒事人似的在自己旁邊一屁股坐下,稍微發了一會呆之後,開始打盹。

“………………”

在腦子裏模擬了二十種以上要怎麼對付他的計畫之後,幽不得不選擇了最直接也是最濫橋段的辦法——因為貌似除了這個辦法之外根本沒辦法把對方弄清醒。他揪起對方的衣領拉向自己,在他耳邊用最大音量吼出來:

“給我醒醒,你這個混蛋——”

果然奏效。海色的眸子在眼皮跳動了幾下之後終於睜開了,直對著紋樣師栗色的鳳眼。雙方保持貼近到可疑的距離對視了數秒。

明顯還在迷糊的某人這時吐出一句會讓自己遭殃的話:

“……你誰啊?”

“——!!!!——”

還沒完全清醒的螢火在左頰上結結實實地挨了一拳,直接從長椅上掉了下去。平素不太動怒的幽這次並沒有手下留情。想他崎幽雖然脾氣那個啥了一些,但在五十九區他可是以“性格和容貌成反比”而著稱的跨區級帥哥,怎麼可以被一個才見過兩次面的人忽視到……這個份上??

他當時還不知道,這個某人,其實,對別人面孔的記性,非常地,差。

“疼……”

罪魁禍首君左手捂著嘴巴,右手扶著椅子爬了起來,整個人往椅子上一癱,這讓滿心以為對方會暴跳如雷雙倍奉還的幽又是一愣,攥緊的拳頭也不由得鬆開了少許。

“出血了……”

用遲鈍的語調自言自語著,浪蕩子拿開了手,盯著手掌上的血痕。幽不由自主地湊近去看,對方的唇角確實有血漬,而且面部的紅腫開始有了擴大的趨勢。

“你幹嗎打我……”海的瞳仁再次呆呆地對上深栗色的鳳眼,讓紋樣師沒來由地渾身一顫。不過看歸看,嘴還是不能不還的。

“你昨天晚上那一拳的回禮。多謝你啊!”

“哦……不用客氣……”

什麼!?

幽把右手背到後邊以抑制自己再給他一拳的衝動。這個呆瓜到底是不是昨天晚上那個不可一世的小流氓?難道認錯人了?可是那個發色……

“久等了~~”

來自茶店姑娘快活的招呼好像稍微給眼前這具行屍走肉添了點元氣。某人在少女和紋樣師雙方詫異的目光下接過裝團子的盤子和茶杯,開始一心一意地吹涼冒著熱氣的液體。大概是因為太渴了,在吹到一半的時候,螢火稍微抿進一口茶水,馬上又噴了出來。

“好燙燙燙疼疼疼疼疼”

看來好像連嘴巴裏邊都破了。幽自暴自棄地歎了一口氣,按下對方正打算送進第二口的茶杯。

“BOKE…知道燙就不會等下再喝嗎,啊?”

他掐住對方的下頜逼他張開嘴巴,仔細看了看傷口後放開了手。

“左邊破了就用右邊嚼東西啦,馬鹿。”

“……うん。”

崎家的次子洩氣地看著對方乖乖低頭咬著帶團子的竹簽。完了,剛才的怒氣被無關是非的掃帚不知掃到了哪個角落,剩下的只有無奈兩個字。

“我每次出門都有拜地藏啊——雖然有的時候會順便吃掉供物的饅頭……”

幽四仰八叉地躺在長凳上,抓亂了頭髮埋怨著自己的背運。被他豎起的腿擠到椅子角落的浪蕩子像沒看見他一樣,仍然專心致志地對付著蹭到手上和臉上的甜醬。茶店姑娘出來添茶的時候看到他們兩個這副樣子,險些噴笑出來:

“哎呀,真少見。您認識他很久了嗎?”

“啊啊,有好幾個時辰了吧。”

幽懶洋洋地答道。旁邊的螢火瞥了他一眼,繼續舔著手指和手腕。紋樣師抬起眼皮,沖著他點了點自己的嘴角和下頜:

“這裏,還有這裏都沒弄乾淨。“

對方抬起手背去蹭,結果越弄越糟。幽望著天空大歎了一口氣,“嘿喲“地坐了起來拉過對方的肩膀。

“你這……。別動!“

……六十三區[戒慎]某茶店LOLI侍應生,由於在某年正月目睹一花心蘿蔔狀鳳眼男子為另一紅毛迷糊男用手指抹去嘴角的豆餡和甜醬,之後曖昧地舔了指尖的全過程而感動不已,在約三月後經由資深會員介紹成為女協駐該區CP觀察員及特邀資料採集人員……這是後話,在此暫且先不提。

“好了,蠢材。算我拜託你,別再摸臉了。”

幽拉過螢火仍沾著些許紅豆餡的手指,不假思索地含進口中——

——娘親啊我在做什麼!!!

這是男人!是男人!!OORRZZ

浪蕩子用看無機物的眼神瞄了一眼抱著掛滿線和冷汗的腦袋縮在一邊,身旁冒出旋渦狀雲的紋樣師,旁若無人地將唇附到剛才幽舔過的手指上。

“住手啊啊啊啊啊——————————*[[]]*”

幽只差沒去撞牆了。活了二十[嗶——]年,就算是用小腦都沒有想過跟男人進行如此曖昧的間接kiss。這算是事故嗎?啊?老天爺你討厭我可以直說我承受得了啊![鬼羅姑娘我愛你!]

等他從打擊中稍微恢復過來,開始一根一根摘掉額頭上的線的時候,發現旁邊那個一直在發呆的傢伙正用一種看會飛的海馬一樣的眼神看著自己。

“……怪人。”

“…………。”

紋樣師拎起對方繡著細麻葉紋的衣領時一點都沒有猶豫。

=========================

[つづく]
Category:雑文板 | Comment(6) | Trackback(0) | top↑ |
<<一生懸命 | HOME | 見夢海上[double]>>

可恶呀居然又完了......
那么下集待续呀给我快点TAT
i.R5q8aM | bino | URL | 2007.05.10(Thu) 21:30:33 | [EDIT] | top↑ |

小萤火啊这是爱!!
HSwYdthE | 若 | URL | 2007.05.15(Tue) 21:58:50 | [EDIT] | top↑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 | 2007.05.19(Sat) 00:18:46 | [EDIT] | top↑ |

>鱼:俺,俺在努力了TAT反正是一讲这边一讲那边……> <
>若亲:生日快乐呀亲耐的虽然晚了还是晚了TTATT
>LG:>33333333333<
要记得老板就是用来剥削员工的
要记得管他/她讨两倍薪——节假日三倍不然就一纸告他/她到劳动保障部
……要记得勤喝水,多吃水果。TAT过劳的人很多都是因为缺乏水分和纤维素
并且,要记得我是爱你的>333333333<
- | 螢火 | URL | 2007.05.19(Sat) 16:47:52 | [EDIT] | top↑ |

还有我的图啊!;_;
- | lain | URL | 2007.05.19(Sat) 18:42:12 | [EDIT] | top↑ |

我都在一起搞呀呀>_<爆
nmxoCd6A | 螢火 | URL | 2007.05.21(Mon) 19:19:59 | [EDIT] | top↑ |

name
title
mail
url

[     ]
Trackback URL
http://crimsonversus.blog93.fc2.com/tb.php/19-ef2f876b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