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archives|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 Comment(-) | Trackback(-) | top↑ |

撒,以哭瓦唷

2009.01.15 Thu
谁快来阻止我……!

谁快来一巴掌把我打醒……!!!

好不容易从懈怠的状态中跳出来,又进入了干枯状态

成天对着电脑发呆什么都挤不出来……!

对!什么都!!

并且这个人还死回RO去了………………!

住手啊!K君你还有P4的四格12月份行事历[已经坑掉了吧]和答应别人的N个生日礼物没画啊!!

K君你要振作不要再写这种半死不活的RO同人了……!



[半死不活的RO同人]

[问题: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人与魔物互相残杀的世界。]
[答对了,给你奖励吧。]

第一话 旅程

斐扬酒楼负三层地下室,酒窖。

梳着辫子的白发盗贼涨红了小脸,终于挪开了酒架最里层那个沉重的酒桶,酒桶下压着的是闪着水波一样淡蓝色光芒的传送之阵。

“手没事吧?”

一旁栗色头发的服事不无担忧地轻声问。看着盗贼一边舔着搓破皮的手掌一边含糊地说“没事没事”的样子,服事叹了口气,开始轻声念诵治愈的祷文。

“埃利奥特——”

盗贼站在传送之阵的光晕中向服事伸出手,服事感到一阵轻微的晕眩,不禁用手扶住了额头。

“埃利奥特?”

盗贼少年仍稍显稚嫩的声线向上挑出一个疑惑的弧度唤着好友的名字。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在传送阵的正中央。服事下意识地向他伸出手,像要抓住他一样往前蹭了一步。

又是那种感觉。埃利奥特非常讨厌这种感觉——被别人叫做既视感的东西,到了他这里就从以前可能经历过的场景变成一定会实现的事情——正对着传送之阵发呆的服事毫无预警地被拍在自己肩上的一双大手吓了一跳。

“小子,快进去,我还得把桶子搬回去。”

声音很低沉很可怕,看起来也很可怕的酒店老板没有使用威胁的语气,但这足够给服事幼小的心灵留下好一阵子的阴影了。他只用了三秒钟的时间就从说了三四遍对不起加鞠躬再到以“吓一跳”的标准动作跳进传送之阵里,让面恶心善的酒店老板看得连声叹气。

身体被挤压传送的感觉持续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服事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先前的白发盗贼少年正睁大金色的眼睛,抱着双臂在传送之阵旁等着他。

“萨兰……”

服事怯生生地往同年龄的好友那边蹭了蹭。虽然这个城落已经几乎变成了他们称为家的地方,但每次从阴暗的酒窖里直接传送至人来人往,极尽宽阔却绝算不上明亮的公会大厅一角,还是让他非常不习惯。

刺客刺客刺客刺客十字刺客,满眼都是紫色和灰褐色的衣服。这些本应该生活在阴暗中的人们不可思议地像常人一样拿着文件在大厅里穿梭、带着笑容打招呼、进行类似“今天天气真好啊”的轻松交谈,让初来乍到的人很容易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

这里就是王国冒险者当中众口相传的极恶公会“荆刺十字”,由于大多数会员都是刺客或者立志成为刺客的盗贼,给这个公会罩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只要是隶属于某个公会的冒险者,绝对不会忘记荆刺的会标:动脉血一样鲜红的底色上用色刺绣着缠绕荆棘花环的逆十字,这幅阴森森的会旗毫不避讳地飘扬在斐扬公会私有地区域——麒麟城的上方,让敢在公会战争期间打这座城池主意的公会多少也忌惮了几分。

算起来这已经是荆刺十字公会在斐扬公会私有地区域扎下根的第四年了,由最开始的6名会员发展到现在的规模,会长“霜之新星”凯兰崔尔功不可没。这位会长在位四年来,既为荆刺在每月一次,战火纷飞的公会战争中争得了一席之地,同时也为荆刺在各大公会当中赢得了[极恶]的名声。

关于这位传奇般的会长,有谣言说他属于整个王国当中屈指可数的最高级别冒险者之一;也有谣言说他根本不是人类;更有谣言说他其实是先王的私生子——谣言一个比一个离谱,但冒险者当中却没什么人见过这位会长的真面目。

——除了荆刺的会员之外。因为盗贼和服事现在所在的大厅就挂着一幅足有一整面墙那么大的会长全身画像。画像上翡翠色长发的年轻男子歪戴着一顶王冠,单手撑着下巴,翘着二郎腿——以一种只能用“自恋”来形容的姿势仰靠在玉座上。若不算上他那单边嘴角上翘,看得别人牙根直痒的可恨笑容,这位有着深红色眼珠的青年倒确实是个美人。不过浑身白森森的骨质装甲和装甲下面灰褐色的紧身装束一直提醒着观看的人:再怎么看起来吊儿郎当,他也是个十字刺客,顶级的暗杀者。

“你们回来啦!”

梳着金色双马尾的卡普拉职员“M”站在装饰着紫色花朵的柜台后面,如往常一般元气地向盗贼和服事打招呼。盗贼也同样元气地招呼回去,服事则是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

“埃利奥特先生,您的姐姐刚刚去了一队队舍。”

“咦!姐姐她又……!”

因为仰慕第一队队长,女性十字刺客莉特拉·西纳雷,服事的双胞胎姐姐艾利薇恩时不时就会出现在一队队舍。据说正以这位强悍得不似人类的刺客为榜样,在其指导下继续着严格的修行——可问题是,艾利薇恩的职业也是服事。

“……莫非她的目标是武僧?”

“怎么也没办法想象啊,姐姐转职武僧那种事情……”

盗贼和服事联想着长着和埃利奥特同样可爱的脸蛋,身材只能用“弱柳扶风”来形容的少女红着脸拼命喊着“阿,阿修罗霸凰拳!”的样子,一起流下了一滴冷汗。

“那,凯兰大人呢?”

盗贼向M小声询问,M用手指点着下巴稍微想了想:

“今天没有会长出门的记录……应该在自室吧?”

话音刚落,大厅连接的走廊尽头咚地一声,扬起一团烟尘,接着就是“啊!会长好狡猾居然跳天井……”的叫喊声,一个灰褐色的身影以无愧于他那堆别名之一——“王国第一飞毛腿”的速度向大厅这边飞速奔跑过来。

“咦是萨兰宝宝和小小埃我房间桌子上还留着给你俩的蛋糕记得呆会自己去拿来吃哦”

在小个子盗贼耳边以极快的语速进行留言之后,荆刺十字的会长大人继续一脸幸福地跑近咫尺之外的传送点,不料传送点前面有个紫色的影子闪了一下,让凯兰崔尔一个没停住,险些直接向那把指着自己面门的色匕首撞上去。

“呜哇???”

“会~长,外出前请先把案头工作做完。”

背后带着色漩涡用匕首指着十字刺客的,是一名面孔线条精致柔和,声音却低沉沙哑得与那张脸完全不相称的刺客,显眼的粉红色短发遮住了半边脸庞。他冲着会长抬了抬下巴,立刻有七八名刺客堵住了他的退路,个个都带着睡眠不足的眼圈:

“会长,您不能这样……太过分了……”

“给总公会的月报告已经拖了11期……季度报告3期……”

“已经一月份了啦……今年的年度计划和派遣计划都还没有做……”

“去年的总结您还没过目呢!”

“啊哈哈哈哈不好意思大家冷静点——”

“……。”

荆刺十字公会实质上的主心骨,副会长楚鸣佳之盯着自家会长,开始评估那张俊脸上努力挤出的干笑到底包含多少反省的成分。当得出了这个比例可能小于百分之五的结论后,楚鸣危险地稍微眯了一下玫红色的右眼,发出“抓住他”的指令。

“多说无用,打翻拖走!”

“有本事就来试试看吧!”

在以漂亮的鞍马动作跳过冲过来的第一人,挡住第二人针对他腹部的直拳并将对方丢出去,顺着立柱向上跑了约10米然后翻身下跳躲过几乎撞在一起的红黄蓝原色三人组,凯兰崔尔一边跳进传送点的位置一边自豪地如此宣称。然而就在他认为立刻就可以脱离苦海的前一秒,有人正好从外面传送进大厅,把他从传送点挤了出去。

“NICE TIMING!刘利,拦住他!”

楚鸣看到发的武僧之后大喊,随后望着对方身上缠绕的丝丝爆气和悬浮在身体周围的五个光球愣了下神……

在这种状况下少言寡语的刘利只会出手一招:阿修罗霸凰拳。

一声巨响,整座麒麟城摇晃了一下。

盗贼跟服事早就被这种架势吓得一动都不敢动,跟M抱在一起躲避屋顶上沙沙掉落的灰尘。先抬起头来的盗贼和围过来的会员们都看到了地板上那一个百米见方的大洞,洞底直通漆漆的地下室。

“凯,凯兰大人……TAT”

“啥事?”

“咦咦咦咦!!!”

突然解除伪装以流氓那种蹲马路牙子的姿势蹲在盗贼边上的会长让萨兰吓了一大跳。

“今日的会长Hint:在阿修罗拳出手的时候,拳还没有打到身上的瞬间使用隐蔽的话就可以轻~松~地躲过去哟~(桃心)”

这种事情只有您才做得到吧!围过来的会员当中传出了这样的小声嘀咕。凯兰崔尔摆出招牌的奸笑,冲着脱力的武僧摇了摇手指,之后起身哼着小调再次前往传送点,却不料一个趔趄,自己翡翠色的辫子被抓在了同样刚刚解除伪装的副长手里,让他很大地惊诧了一下。

“!小吉野你你你功夫进步了嘛……!”

“没有200+的HIT,如何制住您那300+的FLEE。”

楚鸣佳之面带微笑地说着盗贼和服事完全听不懂的话。

“还有,这次大厅和地下室的维修费用大约2,000,000Z,全~部由您攒下的零用钱来承担。”

“鬼!简直是鬼啊啊这不公平……T口T”

这样哭诉着的会长被脸上带着菩萨般的笑容,背景图案却是能剧鬼面的副长揪着辫子拖走之后不久,聚集在大厅里的会员很有默契地开始该聊天的聊天,不聊天的动手收拾残局。

“我……我们该怎么办……”

第一次见到如此壮观的会内斗争(针对会长个人的),盗贼和服事依然抱在一起瘫坐在地上,泪眼相视无语。

---------------我是晚上了的分割线------------------

“您趁晚上偷偷溜走也没关系的,但是请别在萨兰和埃利在场的情况下说这种话,会教坏小孩子将来不好好工作只顾贪玩。”

萨兰和埃利奥特一人端着一盘小蛋糕,望着公会首席神官利安尔大主教温和的笑容却没了食欲。华丽的书房四面都是摆到天花板的书架,西式的壁炉正熊熊燃烧着,地上铺着红丝绒的地毯,书房的主人却被埋没在高达半米的数堆文件当中,头上不停地冒着代表“烦”的色漩涡。利安尔大主教抿了口花草茶,放下杯子掏出一摞纸张堆到文件堆上面:

“支援组2月份的预算申请。本来说交给楚鸣先生,不过看在他现在忙乱的程度上,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咦?这种事以往不都是爱华牧师来做的么?怎么您亲自……”努力从纸堆当中爬出来的凯兰伸手拿下那摞文件翻看着,脸上还带着墨水的痕迹。

“他前天刚从大圣堂回来,我打算让他休息个一周时间……毕竟要应付普隆拉圣职者公会那帮老先生老太太的质疑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加入这样一个公会,真是辛苦你们了。”

凯兰率直地低头向利安尔道歉,对方回以优雅的点头致意:

“请别这么说。我们只是选择了最适合拯救更多迷路的灵魂的地点而已。能够为这样的我们提供栖身之地,我们才应当感谢您。”

灿烂的金发当中已经掺入了银丝的大主教看着身边听得发愣的两个小家伙,露出笑容拍了拍埃利奥特的头发。

“小小埃等级如何了?”

凯兰崔尔突然问。埃利奥特急忙放下盘子,开始在全身上下翻找冒险者证明。

“别找了,你三十六级。”

“那你呢?”

“三十九。”

盗贼脸红地低下头继续啃着小蛋糕,装作没看见凯兰崔尔大大的鼓励用笑容。

“萨兰宝宝和小小埃练习都很用功呢。”

“谢谢会长夸奖!”

埃利奥特碧蓝色的眼睛闪闪发光,萨兰则把头埋得更低了。

“现在都在哪里练习?”

“咦?嗯……斐扬洞窟第一层……”

凯兰崔尔托着下巴,努力做出一个“正在严肃思考”的表情,不过因为他没发现自己的手指上也沾着墨水,反倒让他的脸显得更加滑稽。

“以你们的等级来说已经有点低了……要不要去稍微厉害些的地方试试看?”

两个小家伙一愣神,凯兰丢开手中的鹅毛笔,拉开书桌的抽屉翻了翻,取出一只硬木盒子和一个小袋子。他把这两样东西分别递给盗贼和服事。

“去海底探探险吧。”

在大主教带着盗贼和服事离开的时候,笑眯眯地摆着手的会长说了这么一句话。

つづく[哇靠你还敢つづく!
Category:Ragnarok | Comment(0) | Trackback(0) | top↑ |
<<DEVIL SURVIVOR评测笔记 | HOME | 玛丽隔壁的>>
name
title
mail
url

[     ]
Trackback URL
http://crimsonversus.blog93.fc2.com/tb.php/56-da3863f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