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archives|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 Comment(-) | Trackback(-) | top↑ |

有些事情,该放手时就放手。

2009.01.19 Mon
写XJ退学申请的时候,冷静下来想想当时确实有点头脑发热,不过感觉上似乎[唰]地一下轻松了。
最开始的时候只觉得大家都画得好棒好棒,自己这连手都画不好几乎只会侧面四十五度大头的烂画技实在拿不出手,但还是硬着头皮画了些东西写了些东西的。
因为喜欢夜名彦这孩子,喜欢他躲家里极道バガ亲的样子,喜欢他明明是大体型威胁生物却胆小得像只兔兔的样子,喜欢他莫名脸红的样子,喜欢他不停地想各种办法处理自己那双邪眼以防伤人的样子,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但是也就到此为止了,我看。
人再怎么尝试去习惯也是有个限度的,而我已经受够了不停地改变自己的角色去迎合大部分人的喜好。
听圈子里的人对圈子外的人不知所谓的台词也不是我的风格。
而且,画给别人看的东西毕竟不是自己真心想画的东西。
我要画我自己想看的东西。

那么,夜名彦宝宝,一直冬眠下去吧,做个好梦。

[残骸]

[追悼会]思乡症

盒饭敬呈:安然、白砂要、最上雾亚、西奈、岁白夜、牙鸟、御司凡

(一)几封家书
-------------------------------------------------------------
[b][color=crimson]10月17日 晴得不象话[/b][/color]
白歧大人:
前两天的疲累好象做梦一样消失了。唯一值得注意的是我手背上的鳞片脱落了不少,我想大概是昨天下午茶社那份“洁白的”茶叶添加剂的作用。
因为机缘巧合之前我曾经得到两位西方龙前辈脱落的鳞片,再加上脱落的这些……也许我可以试着开始收集它们?
传说过两天又会有一位(条?)小只的西方龙同学登记入学,我十分期待。
另外,有位叫做安然的室友搬进了我们宿舍,是一只身高1m78,很帅的银发蠹虫……我该不该告诉他他昨天的夜宵还印在他背上……?

[b][color=crimson]10月19日 小雨[/b][/color]
白歧大人:
又是星期三了。组里的大家都还好吗?最上老师说即使是火并也要注意交通安全。
今天也下了小雨。天气很冷,请不要直接躺在榻榻米上睡午觉。
最近起床的时间越来越晚了,我想这不是个好兆头……

[b][color=crimson]10月21日 晴[/b][/color]
白歧大人:
收到您的礼物实在太开心了。不过夹层里“熊出没注意”的贴纸是……?
感谢您寄来的泰迪闹钟,我相信它一定会派上大用场,因为我今天又迟到了。西奈老师有没有发火呢,这真的是个问题。

[b][color=crimson]11月2日 晴[/b][/color]
白歧大人:
一醒来就已经是这个时间了。这次连我期待已久的万圣节活动都睡了过去,真是……
再这么冷下去,搞不好下次给您寄信的时间就是明年春天……。
还有,最上老师睡着的样子好,好可爱……!啊啊可恶虽然上课睡觉是不对的……?

[b][color=crimson]11月11日 小雨[/b][/color]
白歧大人:
这次是6天整。也许化整为零的冬眠会打乱我辈的生物钟,总之我现在很异常地开始失眠。
一大部分原因可能是由于我们的学生会副会长去世了。
学园里居然也会出现“离世”这种事情,说实话我相当吃惊。
学生会的副会长是一位色的狼人,和他白色的哥哥一起负责学生会的大部分工作。上午举行了副会长的追悼会,下午我就从他哥哥——学生会会长的手里接过了上个月的成绩单和学分证明。该说什么好呢,心情就像我的尾巴一样纠结。
会长乍一看上去只是又苍白了些,但他的眼神是空的。就是好像人类被扯掉了一半身体之后的那种空洞眼神,让人十分在意。
白歧大人,以您近千年的妖生经验来看,死亡到底是什么呢?


(二)那些他和他但没有他以及他在那之后的事情
-------------------------------------------------------------
白砂要在逢魔的前十分钟回宿舍拿东西,发现自己的室友窝在浴缸里冲凉水澡冲到睡着,下半身还原成蛇尾一直拖到浴
室地板上,差点把进去洗手的他绊个跟头。他愤怒地抓起室友的尾巴尖打成结,之后发誓以后再也不管他——其实这已经是本学期以来的第四次了。

记得他第一次用暴力手段把夜名彦叫醒的时候对方只是抓抓头发道歉,说了些最近实在是太累了你看天气又越来越凉不由得就想睡觉哈哈哈之类的废话,然后光荣地沐浴了白砂的怒火。

这次也被愤怒的白天狗一把将脑袋按到水里,夜名彦难以避免地喝进了几口水,同时没来由地想起那个[用蛇妖的洗澡水兑酒精卖钱]的冷笑话。

“大冷天的,你冲什么凉水?看着都冷。”

“……我很害怕。”

“怕什么?”

“害怕逢魔的时候伤害到你们……。”

“也许你该去教务处借拘束具之类的玩意?”白天狗露出一个无论怎么看都不能称作纯良的笑容。

“……我会考虑的。”

蛇妖咝了一声,重新沉到水面下,继续刚才被打断的灰色梦境。

“我梦到子副会去世了。”

他刚才其实很想这么说,不过分叉的舌头似乎也跟尾巴一样打了结。


(三)“他讨厌无病呻吟的歌。”
-----------------------------------------
510宿舍的两只妖站在操场上一言不发。

等会显然会下雨,因为能够听到旁边的雨妖同学忍不住开始抽泣的声音。蛇妖在头脑一片空白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想到肩膀上挂着等下要送回排练室的琴。

“献了花就回教学楼吧……。”

他很想对身边的蠹虫这么建议,但是不听话的舌头仍然让他发不出声音。蛇妖呆呆地戳在原地长达十分钟,直到献花回来的安然拍了他的肩膀。

打算回到教室的两只妖沉默地看着写着1-B的门牌,终于还是忍不住推开了门。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教室里并非如他们所想的那样空无一妖。

天狗和饕餮坐在课桌上,一言不发地对着面前那张摆着小照片的课桌。

“前辈,你们怎么在一年级的教室里?”银发的蠹虫首先开了口。

“没啥,就是路过突然想进来看看。”牙鸟的声音相当平静,是有点像死水的那种平静。

“外面,似乎快下雨了。”

“一定是因为有雨妖在哭吧。”发的饕餮用同样平淡的语气说。

没开灯的教室里安静了一阵子。安然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酸,他拉着夜名彦走到对着那张课桌的位置坐下,把余下的白色花朵都放在那张照片前面。

“……菊花?|||”

“在人类的世界,白色的菊花经常用来表达哀悼。”

牙鸟重新戴上礼帽,把帽檐压低。

教室里重归安静。外头似乎已经开始飘落小小的雨点,寒意顿时从开着的窗子涌进屋来。安然吸了吸鼻子:

“书上说人类在‘追悼会’上似乎是需要哭泣的。…………阿彦你不会哭吧。”

“嗯,我没有泪腺……”

蛇妖木然地这么回答,之后把目光转向牙鸟和御司凡:

“前辈,你们呢?”

天狗没说话,饕餮还是用那种毫无起伏的声音说:

“如何哭泣那种事情,很久以前就忘记了。”

“意见同上。”

牙鸟伏在对他而言太矮了的课桌上,举起一只手做了个“同意”的手势。饕餮看了他一眼:

“人类似乎有‘长歌当哭’这种说法,我们……”

“来唱首歌吧,只为了子。”

“他讨厌无病呻吟的歌,哀歌PASS。”

“那么…………”

饕餮从课桌上跳了下来,对着乐队的其他两名成员说出一个让蠹虫大惑不解的医学术语一般的单词。

“nostalgia”

“……啊啊。”

“了解。”

蛇妖顿了一下,缓缓解下肩上的琴盒,取出深褐色的木质吉他。牙鸟则是从西服内袋掏出单根鼓槌夹在修长的手指之间
,另一只手臂戳在课桌上,做出一个“随时OK”的手势。

Erace的主音开始歌唱。

安然在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有些发愣。那是淡然、柔和而又不失坚定的声音,似乎足以穿过窗外重重阴云,将金色的阳光拽回地面。饱览群书的安然一时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形容词来修饰吉他的曲调和这个声线。


银发的年轻妖怪看着对面课桌上小小的框照片,闭上双眼全心倾听着这个旋律。


また少しやせた 背中を見ていた
会うたびあなたは 優しい顔になってゆく


膝にしがみつき 泣きじゃくっていた
最後にあなたに 叱られたのはいつだろう...


くもった窓に 描いた ひとさし指の夢
なぞってみても 今はもう 滲んで消えてゆく
湯気の向こうで あなたの古ぼけた
はな唄がそっと響いてる


La LaLa LaLa LaLa LaLaLaLaLa LaLaLa


正しくなくても 優しくなくても
ありのままならば 会いに行ける筈なのに
すりむいた傷 痛みを吹きとばしてくれた
あなたの指は いつからか 魔法を失った
それとも僕の心がその呪文
信じなくなってしまったの?


La LaLa LaLa LaLa LaLaLaLaLa LaLaLa


冬くもり 車窓に映る僕は
あなたの待つ あの日の僕に
似てるだろうか


La LaLa LaLa LaLa LaLaLaLaLa LaLaLa


他曾经从书上读到过某个地方的人类对“死亡”这种事情有“回老家”这样一个类似于开玩笑的称呼。

所以说,他更加坚信那个色的身影只是一时疲惫,去了某个大家都找不到,却能够得到安宁的地方。

子,快回来吧,思乡病这种纤细的东西,不适合你。


安然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阴暗颜色的云朵正逐渐散去,有金色的光线从云层间直直地穿透下来。


FIN




Category:うわさ板 | Comment(4) | Trackback(0) | top↑ |
<<Happy 牛 Year! | HOME | DEVIL SURVIVOR评测笔记>>

小夜名...看到你退學我實在有點震驚.....
不過既然這是你的決定我也不好再說些什麼orz

其實不要太在意大家畫的特別好還是怎樣,在XJ輕輕鬆鬆的玩就好。

最後 附上對你下面文的感想

嗯!很萌! 早發嘛!!(捂臉!)

小夜名你果然是最萌的//////你原本就很萌了/////
- | 東方律 | URL | 2009.01.20(Tue) 16:47:34 | [EDIT] | top↑ |

>律前辈
当时也是一气之下嘛……> <
现在想想好像确实冲动了
但也确实是考虑过的[俩月之前就考虑过了
我舍不得律前辈和塞前辈和史罗和砂子和………………[以下省略5人+
TTATT
不说这个了,律前辈我们来交换链接好不好0w0
这样以后就可以经常TK律前辈的窝[?了>w<

对不起,还有,谢谢。
nmxoCd6A | 杨 | URL | 2009.01.20(Tue) 19:38:56 | [EDIT] | top↑ |

什……什么……??【惊
………………为什么这么突然……?【盯
……不我没有别扭不开心 我真的没有………………
不管怎么样,你退学了也不许就这么消失就好……【认真
- | 砂子 | URL | 2009.01.23(Fri) 12:25:27 | [EDIT] | top↑ |

>小要
你每次的心情全像草莓籽一样写在脸上骗谁……!
咱不消失,咱最近可满足可勤奋了〜你看有好多人来找咱玩咱好高兴·v·
- | ? | URL | 2009.01.23(Fri) 20:09:06 | [EDIT] | top↑ |

name
title
mail
url

[     ]
Trackback URL
http://crimsonversus.blog93.fc2.com/tb.php/58-886265d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